《目录》发布近一年来

2020-05-23 00:45

首先“整体从严”,按小类计,全市层面受到禁限的行业占全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的比例由32%提高到了55%,增加了23个百分点。其次“突出重点”,朝阳、海淀、丰台、石景山将执行与东城、西城一样严格的禁限措施,受到禁限的行业占全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的比例将从42%提升到79%。

本市正在用严控产业增量、划定发展边界的“除法”,来换取创新活力持续释放、资源环境不断改善的“乘法”。去年7月,本市制定出台了《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》,明确了新增产业和功能的底线,这是全国首个以治理“城市病”为目标的产业指导目录。

卢彦表示,凡是不符合首都城市战略定位的功能都是非首都功能,包括四类:一般性制造业、区域性物流基地和区域性批发市场、部分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功能以及部分行政性、事业性服务机构。

“推进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切入点就是控增量、疏存量。”卢彦打了一个比方,好像一个肥胖的人,不能再增加体重,然后再通过运动减肥,身体各项机能才能更协调,人才能更有精气神。要治“城市病”,就必须舍弃不必要的功能,丢掉不必要的坛坛罐罐;要“瘦身健体”,城市发展就不能一味“摊大饼”,就必须走内涵集约发展的路子。

一系列数据可以反映《目录》对本市空间结构优化、产业结构提升的明显调控作用。新设户数,东西城的“批发和零售业”降幅为45%;朝海丰石四区的“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”、“批发和零售业”降幅均在20%以上。劳动密集型行业新设企业,制造业下降26%、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下降8%。

同时,河北、天津也分别按照产业功能定位,出台了本省市禁止和限制的产业目录,有效促进了三地产业合理布局和分工协作。

从产业角度看,作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,通过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和非优势产业,就像“剥白菜帮”一样,留下的是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的高端产业,能为“四个服务”助力添彩的品牌企业,引领时代潮流、展示北京创新、创造活力的新型商业模式。

卢彦透露,目前市发改委正落实《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》要求,按照从严、从紧原则,修订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(2015年版)和实施细则。

卢彦说,为此,需要为北京的产业插上两只腾飞的翅膀。一是插上“互联网+”的翅膀,大力发展电子商务,比如,目前京津冀三地正在努力打造以“中关村数据研发—张北数据存储—天津数据装备制造”贯通的“京津冀大数据走廊”。二是插上“绿色低碳”的翅膀,通过政策倒逼,运用价格杠杆引导高耗水、高耗能企业调整转型、有序退出,促进绿色低碳发展。

卢彦说,《目录》发布近一年来,严控增量效果正逐步显现,初步扭转了“招”和“聚”的虹吸态势。全市新增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审批严格按《目录》执行;中心城区未批准建设展览类设施,酒店、写字楼等大型公建项目;全市依据《目录》不予办理新设立或变更等登记业务达到6900余件。